Sun. Sep 22nd, 2019

浩沙健身为何陷入闭店漩涡 或与浩沙国际“闪崩”有关-中新网


  浩沙健身为何陷入闭店漩涡
   行业分析人士认为或许与去年浩沙国际“闪崩”有关

  国内最早的连锁健身品牌——浩沙健身目前在北京出现多家闭店情况。昨天,北京青年报记者探访浩沙新世界门店。尽管这里仍然正常营业,有很多健身者正在锻炼,但是有不少器械已经处于损坏状态,且无人维修。休息区里,桌子上被人遗弃的矿泉水瓶子、废纸无人清理。前台服务员表示,两周之后浩沙健身将完全撤离新世界商场,“这里还会是健身中心,不过就是另一个品牌了,浩沙其他门店的会员将不能在这里继续锻炼。”

  目前,浩沙健身官网已经无法打开。在第三方服务平台上显示,浩沙健身在北京至少关闭了14家门店。有健身行业分析人士认为,这或许与去年浩沙国际“闪崩”密切相关。

  探访

  新世界店两周后闭店

  浴室无热水、损坏的跑步机无人修

  从今年4月下旬开始,就有浩沙健身突然闭店的消息不断传出。不过在昨天下午5点左右,北青报记者来到崇文门新世界商场二期负一层,看到浩沙智能健身馆仍在正常营业当中。走进健身区域可以看到,场地内摆放着各种形状的健身器材,不少身着运动装的男女正在忙着锻炼身体:两位男士“狂奔”在跑步机上锻炼脚力;还有几个人与巨大的器械“较劲儿”训练臂力和腿力;最里面的舞蹈室里,几位中年女士跟着老师辗转腾挪练习民族舞,个个挥汗如雨。

  据健身者们介绍,这里的服务越来越差,有好几台跑步机已经坏了,也不见有人来修理。更让他们感到无奈的是,现在浴室里面已经不供应热水了,剧烈运动过后根本无法洗澡。在这些健身者当中有一些是从东四、方庄转过来的会员,“因为那边门店已经闭店了。”一位男士说。

  在健身中心前台,有好几位会员围在柜台外边,纷纷向坐在柜台里面的女工作人员进行咨询。这位女服务员坦言:“这家的浩沙门店已经被卖给另一家健身中心了。”她进一步解释道,今后这里还会是健身中心的,“不过就是换成另外一个品牌了。”“那会员卡怎么办呢?我是方庄店的会员,还能转到你们这个门店里来吗?”一位年轻男士急切发问。“你现在还可以在这里健身,”这位前台服务员说:“两个星期之后就不可以了,新健身公司未来只接收浩沙新世界门店的会员,其他门店的会员实在无法接纳。”据了解,新世界浩沙门店目前有会员1000多名,平均每位会员买课、请私教办卡花费在3000元到2万元不等。“那我的会员费能退吗?”方庄男会员又问。“估计不能,”女服务员说,“公司欠费太多了,连我们的工资都好几个月没发了。”

  调查

  北京至少14家门店已关闭

  浩沙健身两大股东成为失信被执行人

  目前,浩沙健身官网已经无法打开。在第三方服务平台上查询显示,浩沙健身在北京有40多家连锁门店,而目前至少有14家门店已处于闭店状态。它们是东四店、东环广场店、欧陆店、阳光店、中关村店、优士阁店、豪柏店、望商店、方庄店、永兴花园店、北苑易世达店、金源店、永定路店、丰台财富店,未来还将有新世界门店加入闭店名单。如果按照每家门店有1000名会员计算,预计有1.5万名会员的健身计划受到影响。

  自2018年11月开始,在全国拥有79家门店的浩沙健身陆续陷入关店风波,南京、成都、天津、北京等多家门店陆续关闭。2019年5月25日,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官方微信公众号上公布了19名失信被执行人,其中浩沙健身的两大股东——浩沙国际董事长施洪流、泉州浩沙健身俱乐部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施鸿雁二人赫然在列,涉案标的金额超过12亿元。

  国家企业信用公示系统显示,从去年至今,浩沙公司被法院执行股权冻结信息有12条。施洪流、施鸿雁二人分别被晋江市人民法院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、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、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等多家司法部门冻结股权近3.1亿元人民币。浩沙国际的多家子公司也已经被工商部门登记为经营异常名录。

  公开资料显示,施洪流、施鸿雁二人为亲兄弟,施洪流为浩沙品牌创办人,港股上市公司浩沙国际(02200。HK)的董事长及执行董事,施鸿雁任浩沙国际副董事长、行政总裁与执行董事。

  分析

  门店无法及时支付物业方各款项

  浩沙健身倒下或与浩沙国际“闪崩”有关

  浩沙集团创办于上世纪70年代,拥有服装设计和面料生产、加工、销售、外贸及健身服务等产业,旗下拥有浩沙、ERIA、宜尔雅等多个面向不同消费群的知名品牌,产品系列包括泳装、健身服、健身产品等,健身服务业包括浩沙健身俱乐部及浩沙健身研究院。

  一家老牌知名企业为何说倒就倒了呢?对于闭店,浩沙健身给出的解释是:“目前因巨大经营压力,造成我司暂时无法及时支付物业方各款项,因此在合约未续订之前无力做大的装修投入,我司暂时无法恢复正常营业。”对于会员如何继续健身问题,浩沙给出的解决方案显得含糊其辞:“若我司未成功续约,届时会跟新的承接方有条件洽谈会员接收问题,同时会员根据实际情况选择转化升级方案。”

  有健身行业分析人士认为,这或许与去年浩沙国际“闪崩”密切相关。

  浩沙国际于2011年在香港上市。2018年6月29日,浩沙国际出现断崖式跳水,不到半小时之内,股价从2.10港元暴跌86.19%至0.29港元,一日成“仙股”,紧急停牌,市值蒸发30亿港元。停牌两周后,2018年7月11日,浩沙国际复牌,股价一度大涨近90%,回升至0.55港元/股,但就在复牌当天,沽空机构Bonitas发布对浩沙国际的做空报告,指其伪造收入及盈利能力,且在过去6个月人为推高股价,从债权人和少数股东手中骗钱,并认为浩沙国际股权的内涵价值为0。被做空后,浩沙国际在两日内股价跌回0.29港元/股,并持续停牌至今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浩沙国际至今未发布2018年财报,但从2015年至2017年的财报中可以看到,其负债率从5.90%一路攀升至23.10%,流动比率则不断下降,从4.51倍跌至2.75倍。

  文并摄/本报记者 赵新培 统筹/余美英

  相关新闻

  预付卡不退 商家将被罚款

  针对健身、美容美发等消费行业的预付卡问题,我国是有相关法律规定的。《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办法(试行)》已于2012年11月1日起开始实施,《办法》明确规定,发卡企业或售卡企业应依单用途卡章程或协议约定,提供退卡服务,如有违反,由商务主管部门责令其改正,逾期仍不改正,可处以1万到3万元的罚款。

  但是对于闭店跑路的商家,消费者将如何维权呢?对此,有律师建议会员走集体诉讼程序。但也有律师认为,消费者维权成本太高,因此需要行政机关依法严格执法,发现违法违规行为,应当进行严厉的行政处罚,只有行政机关重拳出击才能从根本上改变消费者维权的被动局面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Categories